热点栏目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法律百科>>正文

袁伟民著作黑幕 暗批何振梁铁腕处理禁药

来源:广东医疗纠纷网 | 作者:唐雪榕 | 时间:2017/7/3

欢迎您访问唐雪榕律师网站,很高兴能为您服务,如果您有任何有关法律方面的难题,都可以来电咨询,我的手机号码:13560308603!祝您生活愉快!

  讯据《新快报》报道,一本记述体坛传奇人物、国家体育总局原局长47年体育人生的新书《袁伟民与体坛风云》11日在江苏南京首发。该书重点讲述了袁伟民担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5年期间的风雨历程以及他对中国体育的总结和思考。

  袁伟民本人参加了首发式并为读者签名售书。

  袁伟民是中国体育史上第一位运动员、教练员出身的体育最高级官员。他担任国家女子排球队主教练期间,带领中国女排创造“三连冠”的佳绩至今为人津津乐道。而作为中国体育代表团赛事总指挥,他曾12次率团参加奥运会、亚运会,实现金牌和奖牌数一次又一次突破。2004年底,他从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任上正式退休。

   发布会上,袁伟民介绍了这本新书出炉的缘由:“退下来后,许多人来找我谈写书的事,去年才答应,冷静了五年,认真地思考、总结,终于于去年北京奥运会结束后完稿,书中引用了我很多口述。要出书就一定要讲真话,而且我要求出版在北京奥运会之后,现在选择在全运会之前,而且回到家乡,首先与家乡读者见面。”

  《袁伟民与体坛风云》的作者署名为远山,记者了解到,这是一个团队的合称,这本书根据他的口述和资料整理而成,并引用了很多他的口述内容。

  新书四大看点 暗批何振梁申奥所为

  [2001年,在莫斯科举办的第29届奥运会申办城市和新一届国际奥委会主席竞选上,北京奥申委制定了“合纵连横”策略,就是要通过中国对罗格的支持,换取欧洲委员对北京的支持。然而,却传出了中国某国际奥委会委员公开支持金云龙的消息]

  第一次出乎意料的事发生在2001年3月2日。有人告诉袁伟民,从来自境外信息获悉,一位国际奥委会资深的中国委员已推荐金云龙竞选国际奥委会主席。袁伟民立即将此信息告诉了时任北京奥申委领导小组副组长、北京市委书记贾庆林,贾庆林、刘淇和奥申委其他领导都感到吃惊,认为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当天下午就立即召开奥申委领导小组扩大会议,请这位资深委员讲明情况。他承认有这个事实,但并没有说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了避免此举所带来的不良影响,消除罗格和欧洲委员们的误会,奥申委商量了一个紧急补救措施:请这位资深委员马上再推荐第二个新主席候选人罗格。由于后来这位资深委员又按要求推荐了第二个主席候选人罗格,所以此事就这样过去了。

  袁伟民在书中说道:“我们为了北京申奥成功,积极做中国的朋友的工作,希望他们也把票投给罗格。而这位国际奥委会资深的中国委员却做反工作,让我们的朋友把票投给金云龙,而如果希望金云龙当选就意味着让北京出局。他明明知道这么做对北京不利,为什么还要不听劝阻坚持己见呢?真不知道他的目的和动机是什么?

  何振梁回应:你信吗?

  新快报讯记者11日晚10时许通过电话联系上何振梁,当记者提及袁伟民出版新书《袁伟民与体坛风云》一事时,何振梁表示他并不知道此事。记者表示书中提到了当年的一些事,并且在北京申奥的章节中暗示的“令我们(袁伟民)费解、困惑和不安”的人可能是何振梁,后者语调平静地让记者告知其中内容,在陈述相应的一段文字时,记者语速较慢,断句中间可以听到何振梁在电话另一头轻声说:“嗯”,“对”,或者“呵呵”一笑。当记者念完时,何振梁又是一声笑,“念好了,好,谢谢你告诉我。”当记者希望何振梁就袁伟民书中提及一事表达个人看法时,他只说:“你信吗?” (据新京报)

  铁腕处理兴奋剂事件

  [2000年,悉尼奥运会前,国家体育总局对中国的参赛运动员进行了“飞行血检”,并宣布所有血检超标者不得参加奥运会。受此影响最大的是某省女子中长跑队,他们获得奥运会参赛权的7名队员中,有6人被证实使用了兴奋剂或者有违禁嫌疑]

  在收到国家体育总局向国务院汇报“血检超标”事件的报告的同时,一位国务院领导人也收到了该省一位负责人的一封信,要求对运动员再进行一次血检,以便让该省女子中长跑运动员重新获得参加奥运会为国争光的机会。

  袁伟民不同意。可是,某省领导不断地给他打电话,要求给机会“重查”。该省的一位副书记和一位副省长,还有体育局局长专程来京找到袁伟民,为此,安排了一个座谈会,总局领导都出席了,谈了两个小时。

  但是不管袁伟民如何耐心地做说服工作,他们仍然不断在做工作,尤其是努力争取上级领导的支持,要求重查一次。一位上级领导在9月6日和7日晚两次给袁伟民打电话,一次40分钟,一次45分钟,潜台词都是转达有关方面希望“高抬贵手”。

  袁伟民顶住了各方面压力,坚持不重新进行血检。他当时心想:大不了从悉尼回来我不干这个局长”

  中国奥委会审计风波

  [2004年6月23日,国家审计署公布了“2003年度审计工作报告”。这条新闻重点披露了“1999年以来,国家体育总局动用中国奥委会专项资金1.31亿元,其中用于建设职工住宅小区1.09亿元”。]

  袁伟民分析说:“问题出在审计署公布的报告中,把我们建房动用的中国奥委会市场开发积余的钱,误定性为动用了中国奥委会专项资金,多了‘专项’这两个字,这就使问题性质发生了变化。”事实上,中国奥委会的账户上既没有财政专项拨款,也没有其他有专项用途的“专项资金”,只有市场开发积余的钱,这些钱是十多年来各单项协会和中国奥委会进行市场开发积累下来的,主要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运动员、运动队做广告所得,以及参